孙宏斌的护城河:辞职后留嫡系掌权 乐视仍是肥肉?

  • snlfie.cn   来源:诺诺网   2020-07-29 05:35:39  


孙宏斌辞任乐视董事长,乐视网再现股价暴跌行情,但他从融创带来的“嫡系”仍牢牢掌控着乐视。这场辞职是否另有算盘?对孙宏斌而言,乐视还是不是当初那块肥肉?

孙宏斌“败走麦城”,是机关算尽,还是竹篮打水?

3月16日,停牌1.5个交易日的乐视网复牌即跌停,缘于孙宏斌两天前抛出的大利空:3月14日下午,前三个交易日股价累计涨幅近21% 的乐视网骤然停牌,当日晚间,乐视网董事会主席孙宏斌突然辞职,留下股价一个月内已暴涨58%的乐视网和一地鸡毛……

关于孙宏斌的请辞众说纷纭。认为孙宏斌终于败给乐视生态“无底洞”的声音不少;也不乏对孙宏斌和贾跃亭内斗、贾跃亭归来的猜测。但据乐视控股一 位和贾跃亭关系密切的副总裁透露,FF关联方在广州南沙注册了新公司,看似贾跃亭有“归来”迹象,但老贾还是会专注造车;另一位乐视控股内部人士也表示, 贾跃亭不可能重回乐视网。

认为孙宏斌辞职是“另有算盘”的说法亦有之。孙宏斌用融创的钱入股乐视一年,上市公司部分浮亏66%,这是明面上的账。但一位接近孙宏斌的人士告诉无冕财经:“孙宏斌从未因这笔交易吃亏,孙宏斌比谁都精明。”

孙宏斌早已在乐视修葺了高高的城墙,他的护城河,挖得足够深。

从小股东到实控人

孙宏斌不是乐视网大股东,但孙宏斌的“嫡系”,早已实际控制了乐视网。

2017年5月21日,对于孙宏斌来说,是个不错的日子。就在当天,一手创建乐视帝国的贾跃亭被挤下乐视网总经理的位置,上市体系的实权落入孙 宏斌挑选的梁军之手。同时,他选中的张巍取代了贾跃亭身边的“老人”、乐视网原财务总监杨丽杰的位置;2017年4月19日,乐视网宣布融创的风险管控中 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。

一直聚焦于财务和风控的刘淑青,曾担任天津融创财务经理,之后出任融创中国财务管理中心内控总监,从2010年至2017年5月,她一直任融创的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。那时,孙宏斌强调,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是真要管理乐视网的事。


▲刘淑青被视为孙宏斌派到乐视的“大总管”。
造势两个月后,乐视的道路终于按照孙宏斌的设想走下去——老贾负责造车就好了,上市公司部分归他管。除了刘淑青,融创还向乐视派了三个财务经理,其中,乐视致新的CFO由融创派出,乐视影业、乐视上市公司均有融创的财务经理入驻,且在上市体系中融创有否决权。

至此,乐视网的财务不再由贾跃亭个人掌控。

于孙宏斌而言,另一个重要的日子是2017年7月6日。当天晚间,贾跃亭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等职务、退出乐视网董事会并远走海外,此后贾跃亭 不再担任乐视网任何职务,只是乐视网的大股东。与此同时,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被提名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。15天后,在以电话会议形式召开的乐视网董事会 上,孙宏斌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,以他为首的“新乐视”团队最终成立。

次日,刘淑青出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,负责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、法务、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,被视为孙宏斌派到乐视的“财务大管家”。至此,孙宏斌终于掌控乐视网的财务和人事任免权。

同年10月24日,孙宏斌力挺接替贾跃亭的梁军辞职,一个多月后的12月14日,刘淑青接替梁军出任乐视网总经理;据媒体报道,一周后,乐视网 内部任命刘淑青接手乐视网CEO职务。至此,来自融创的孙宏斌、刘淑青已经包揽乐视网的董事长和总经理、CEO、法定代表人等要职,融创系全面接管乐视 网,刘淑青成为乐视网的“大总管”。

2017年1月,孙宏斌以60.4亿元的代价获得乐视网8.61%的股权,按照乐视网今天的股价,这部分股权贬值至20.4亿元,浮亏66%,看似巨亏。但不到1年时间,孙宏斌在众目睽睽之下、光明正大“挤走”了贾跃亭,融创系获得乐视网的实际控制权。

“乐视是孙宏斌的一个局。”一位接近孙宏斌人士透露。

“算计”与意外

“总被问为什么要投资乐视合作万达,是因为我们坚信房地产业会稳定健康发展,消费升级的主力产业大文化大旅游大娱乐会爆发增长,是因为融创坚定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。”2017年7月27日,孙宏斌发微博称。

“文化是地产最好用的业务。”知情人士表示,乐视是一个集互联网和文化产业于一体的企业,只需要往里面装资产即可。

早在投资之初,孙宏斌便已经选好资产,为自己安排好了退出通道。当时,包括贾跃亭在内的甲方承诺:在2017年12月31日前,将乐视影业的全部股权注入乐视网;在2020年9月30日前,将乐视致新装进上市公司。

此后长达一年的时间,乐视一直忙于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。但1月23日,这一事项被迫终止,因为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21.81%股权处于司法冻结状态,且乐视控股对乐视影业存有17.1亿元应收账款。

乐视影业承诺给老孙的退出路径破灭。无冕财经(ID:wuancaijing)查询工商资料获悉,乐视控股所持乐视致新股权同样被大量冻结,孙宏斌在乐视致新的投资同样难以退出。

1月24日,带着重组失败等多个利空,乐视网复牌,历经11个跌停板。其间,“中国好老乡”孙宏斌和贾跃亭的矛盾逐渐公开化。虽然早在2017 年5月便有乐视内部人士透露那时“谁有钱谁说了算”,但进入2018年后更显现出来,代表贾跃亭的甘薇和融创系开始隔空喊话、互揭伤疤:当乐视网公布乐视 非上市体系拖欠乐视网75亿元关联欠款时,乐视控股随即表示未予确认、只有60亿元;当甘薇在微博透露已给出超过30亿元关联欠款解决方案时,乐视网随即 否认……孙宏斌从未在公开场合表达对贾跃亭的不满,但却曾在一条指出希望贾跃亭爆仓的微博下悄然点赞。


▲孙宏斌曾“手滑”点赞一条关于“老贾爆仓”的微博。
一个接一个的利空先后放出,让外界怀疑孙宏斌在故意打压乐视网股价。事实上,乐视网股价早已跌破贾跃亭当初的质押平仓线,但由于处于被冻结状 态,而尚未被强平。据腾讯“棱镜”报道,孙宏斌曾劝说贾跃亭放弃大股东位置、帮助贾跃亭找第三方接盘,但贾跃亭开价太高。上述接近孙宏斌的人士还曾透露, 乐视网的股价大跌,对于老孙来说损失并不大:“他可以低价增持,贾跃亭爆仓对于老孙来说并无坏处。”

只是出乎意料的是,乐视网的股价近一个月竟然绝地反弹,连连暴涨。如今孙宏斌意外辞职退出,且明确告知没有新的接盘方,这是他抛出的另一个利空吗?有明眼人发现,融创派驻乐视网的“总管家”刘淑青并没有动,但乐视网的股价已经应声跌停。

“乐视不是平地,它有坑有山。”对于投资乐视,孙宏斌曾坚持看多,“大家放心,我们是站在山上,这个投资到目前为止肯定很好,看三年也肯定很好。”

另一个“惊喜”的意外是,除了乐视网这个壳、乐视影业和大屏电视,乐视还在北京亦庄、深圳、重庆等地拥有2.5万多亩土地,约占融创土地储备的二分之一,其中部分已被孙宏斌收入囊中。


▲乐视的土地储备面积超过2.5万亩。图片来源:中国房地产报。
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,2017年3月10日,融创协议受让乐视所持有的上海隆视投资50%股权,后者投资的项目为在建的虹桥商务区隆视广 场,该项目占地面积约1.5万平方米,地面建筑面积25313.12平方米,2013年3月21日隆视投资以2.73亿元竞得该地块。根据搜狐焦点网的报 价,项目附近的虹桥富力中心的标准写字楼售价约5万元/平方米,独栋写字楼均价约8万元/平方米,商铺售价约10万元/平方米。若取最低的标准写字楼价格 估算,隆视广场市场价值也超过12亿元。

此外,乐视金融在重庆两江新区的两块土地,也已落入融创旗下子公司——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之手,据公开资料,乐视投资4.21亿元在重庆龙 兴等地拿下近40万平方米的商业和住宅用地,即上述重庆两江新区的两块土地。而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查询重庆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 了解到,3月15日两江新区一宗国有建设用地公开拍卖,起始楼面价约7000元/平方米。实际上,2017年重庆两江新区的商住用地拍卖成交的楼面价超过 1万元/平方米。由此估算,乐视金融的上述两块土地若为商业用途,其如今的土地价格将不低于28亿元。

另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:“乐视的某些土地,只有贾跃亭能拿到,融创的孙宏斌拿不到。”

“投资乐视是为融创的五至十年后做准备,” 在畅想与乐视在地产方面合作时,孙宏斌曾表示,“汽车小镇、体育小镇、影视小镇,互联网生态小镇……这些,即融创所谓的产业地产。